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6 个月前,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

前言:

​ 文章来源于《设计与死》中的一篇,以借宿旅馆—湯宿 さか本所感来阐述一种服务。或者说服务这种项目经营方式是否可以纳入到设计中,对于空间设计互相影响。

先谈观点:

​ 自己的所思所想若能构成一个秩序井然的体系,只要能将其展现出来,赞同它的人自然而然会聚集于此。并不需要为他人刻意做些什么,只要把自我原原本本的展现出来即可。
​ 设计,唯有从独特的“自我”出发,方能与他人产生真切的共鸣。

关于湯宿 さか本:

​ 该旅馆由坂本新一郎继承父业所得,后邀请当地的建筑师高桥依照当地的传统建筑式样进行设计建造。藏在能登半岛深处,几乎是全日本最偏僻的地方。
​ 幽暗的玄关干净井然,进入,四下寂静,根本无人前来相迎。前面有一小锣,敲了敲总算有人走了出来。
​ 被带入一间舒适大房(客房总共只有三间),漆成黑色的地板与梁柱看起来光滑闪亮。由此登上台阶是一个铺有六叠半大小的居室。一处空间稍许退进的凹室里,摆放着日本传统式的矮书桌,镜台和纸灯笼。除此之外只有电风扇这一件现代文明的产物。(凹室的图并没有找到,找了个大概示意。)
​ 室内未装空调,电灯未设按钮,而是在灯罩处有个旋钮,当然,也不会有电视,收音机,报纸。房间内既无电话,又收不到手机信号,也不好意思问是否可以上网。所有客人都适应了,或者说享受这样的远离现代文明的环境。
​ 在这里入住并不需要住宿登记,不招呼客人进店,又不提供入住指南,用餐也被限制在固定的时间,固定的地点。客人若有要求,也会尽可能帮助,若不提要求,则一切任由客人自足。旅店老板娘是谁,你无从知晓,他也并不上前跟你打招呼,这让你陷入一种错觉,仿佛自己就是此处的居民。

略微总结:

​ 想起之前看《阴翳礼赞》,在那个日本饱受西方文明入侵的年代,因为想体验日本传统的空间氛围,十分的喜欢一家旧时酒店,所有风貌,用具皆沿用传统,甚至照明设备仅是蜡烛。
​ 对于一些空间仅仅为他人做事,并不等于提供了服务。将自己原汁原味的生活如实呈现,邀请他人加入。激发人与人之间的共鸣,这才叫做服务于人吧。

亲亲留个评论再走呗

正在加载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