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8 个月前,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

第三章:范斯沃斯住宅的“分裂”

前言:如前述,在德国馆中密斯完成了现代主义建筑空间操作——打破盒子走向空间构成的方案。不过对于他有一个无法忍受的是现实是他对于结构逻辑的追求还未达到极致,对于要素也还未达成完全的控制。造成这的原因一大部分是在这个年代(20世纪20年代)密斯全身心投入到先锋派的探索中,这个方案的切入点也是先从形式开始,而后才介入网格加以控制,不过终究“无力回天”。而在范斯沃斯住宅中,先入为主的是——网格结构。

匀质网格的先入为主

两种可能
  • 从宏观结构柱距出发逐级向下推演
  • 从微观的地面铺装尺寸逐级向上扩展
网格的确立
  • 可能根据结构合理性确定22尺的柱距
  • 进一步确定将工字钢梁的基本间距界定为柱距的四分之一,五尺6寸
  • 再做二分就是地面石灰华大理石的长度2尺9寸
  • 而后者也成了开间方向的基本模数(当然,由于建筑结构体系只在开间方向展开,所以进深方向上基本模数的确定没有多少结构意义。)
  • image-20210207153718643
  • image-20210207153804554
在网格结束的地方获得归属
  • 竖向构件的边缘化(在范斯沃斯之前,密斯建筑中的竖向板片在很大程度上都显得无所适从,且在破坏屋顶与地板的完整性。)
    • 支撑构件——槽钢移至外围(脱离至屋顶与地板外延,形式上看显示了顶棚与底板的完整性。)
    • image-20210207154414486
    • 表皮构件——玻璃窗移至槽钢以内铺装之外(槽钢端头与铺装之间有4寸的空隙,容纳铺装的封边,并且是钢材质可以与槽钢焊接,而玻璃表皮结构则刚好落位在这个封边之上。获得了应有的位置。第一次从建造的意义上为表皮提供了存在的根基。表皮的出现就代表网格的结束。至此,该构件比起德国馆时期的建筑已经彻底获得独立,清晰和完整的建构。)
    • image-20210207154822130
    • image-20210207154947316
    • image-20210207155040197
      小结:
      对于密斯而言,如果说空间和形式上需要某种延续,那就必须要从建构上给出令人满意的解答,否则只有放弃,即便这种需求出至于功能性要求。

      一片表皮引发的平地惊雷

      从结构中脱出
      秩序在进深方向是如此完美,但在东西向的建构上却并非完美,原因是密斯此时还未完全从德国馆那样的流动空间的奇妙空间的诱惑中脱离,导致他将入户时的玻璃表皮从外围移到了顶板与地板之中,形成了一个室内外的灰空间。使得形式上不至于完全是个封闭的玻璃盒子,带来一些灵动。但是这一举动必然会使他落入抽象形式与匀质建造逻辑不可兼得的窘境
      • 建构(四分之一寸厚的玻璃的中线与网格线重合,从而保证这一表皮的上下边框与隐藏在顶板与地板中的工字钢严格轴线对位。提供根基,对于网格破坏最小。)
      image-20210207154906377
      • 对于两边铺装的破坏(无法再满足网格所限定的模数尺寸,又由于门的两端并未与网格交点对位,使得收到牵连的铺装被割成L型。)
      • image-20210207155459868
      • 被其他表皮的吞噬的铺装(“地面的网格的严谨,中间表皮的插入是与结构做焊接的,切割铺装的同时还会对于这一向的铺装在边缘处造成切割”)
      • image-20210207155717747
两个维度和两个方向的双重分裂
  • 表皮构造(边框基本沿用德国馆的构造——主框+辅框*。不同的是德国馆中表皮大多孤立存在。而工字钢作为第一次出现在密斯建筑中的元素。通过角钢和主框产生关系。此时工字钢主要是作为结构元素,其次是表皮元素。但是在密斯日后的建筑中结构意义却逐渐沦丧。)
  • image-20210207160108057
  • image-20210207160131224
  • 转角构造
  • image-20210207160238089
  • image-20210207160302365

总结

质变未满
范斯沃斯住宅表皮的几何分隔与底面2的匀质网格归根结底是分裂的。也即表皮基本上是按照自身的逻辑加以建构。虽然在有的地方存在对位关系,但是并未通体生效,从这一角度而言并未比德国馆有质的进步。
更大的分裂
即便之前的问题解决还是存在一个更高层面无法弥合的问题,那就是两个方向基本模数的分裂。即东西2尺9寸,南北向2尺。这一分裂导致即便每个方向的表皮分格都严格对位,也无法实现两个方向之间的模数沟通。其结果就是各个玻璃表皮尺寸的大小不一。
部分匀质的达成
总体上达成部分匀质,是密斯通向终极匀质过程中的重要探索之一。因而可以将之称之为半匀质的盒子。在之后的作品之中逐渐接近完美的匀质。
迫不及待的新解决方案
正值范斯沃斯住宅建造时,密斯就已经开始提出改进版本。50*50尺住宅方案。此时建筑彻底变成盒子,四个面的表皮退到边界,两侧均为相等的3尺1,5寸的正方形匀质网格。而非之前的矩形。
image-20210207160454005

亲亲留个评论再走呗

正在加载评论区...